Likewise脸脸

墙头无数,开心就好
高老板是本命

【瞳耀】目不转睛

欢迎收看来自老高的抖音安利
ooc属于我

我靠在吧台边,随手点了一支烟,举到嘴边又不想抽了,夹在指尖,看着台上的群魔乱舞。
音乐的间隙里有女人带着劣质的香水味凑过来搭讪,说着今天真是好热。我实在是疲于应对这些只看脸就愿意结合的人,那女人等了一会见我不搭理她,自顾自地走开了。我抬起头想吸一口没有刺鼻香气的空气,却看见酒吧的门被人推开了。
密密麻麻的灯光一下子找到了出口,一股脑的照在来人的脸上。我看着展耀走了进来,清白的脸上一下子变得五彩斑斓,像被吵到的小猫一样带着不耐烦的眯了眯眼。
他是来领我回家的吗?来酒吧还穿西服,难道又是来见什么比我成熟的线人?
我想到这觉得胸口闷闷的,归咎于自己的矫情,抓过酒杯喝了口酒。
我一瞬不停的盯着展耀,倒是要看看是什么人能让猫儿跑到酒吧来见他。
展耀站在门口没有动,从西服内兜里掏出手机点来点去,这人在看什么?在联系什么人?
他还没感觉到我在看他吗,猫儿什么时候这么迟钝了?
他抱起了胳膊,嗯?是冷吗,那就不要约了人在这见啊,怎么不多穿点。
还是在紧张,他终于感觉到我在看他了?
展耀动了,我马上支起胳膊,才看清他坐在了门口的卡座里,他随手解了西服,抻了抻被西服裤包裹着的长腿。
猫儿太瘦了,明天炖排骨给他吃好了,说不定能勾着他承认见了谁。
展耀又坐在位置上动了动腰,眼睛却没有离开手机,肯定是觉得椅子不舒服,那猫挑剔得要命。
是我的错觉吗,我觉得猫儿用余光撇了我一眼,接着就抬起一条腿搭在了另一条腿上,裤脚下白皙纤细的脚踝隐隐若现,我还记得昨晚握住时那细腻的手感。
我忽然觉得渴,喝光了酒杯里的酒也没有用,大概把那猫儿吞吃入腹才能稍稍缓解。
猫儿等的人怎么还没来,再拖下去他怕是要发火,可别让我逮着他,见猫儿还这么不积极,该揍。
我是不是应该去和猫儿说话?选了同一家酒吧算得上是机缘巧合。
那我过去该说什么?嗯,刚刚那个女人过来说的什么来着?今天好热?
啧,这猫儿怎么一直看手机,要不我去台上抢个吉他?前两天他还夸齐乐唱歌好听。
猫儿唱歌有点跑调,他要面子不爱唱,我已经很多年没听过了。
他在美国的时候也会去酒吧吗?会被同学起哄上台,抱着麦克风一通吼吗?就像电影里那些美国酒吧里一样?
我真后悔那几年没能陪在这猫儿身边,以后不能再让这种情况出现了,要陪猫儿过好每一天,好好喂胖他,养成小橘猫。
烟燃尽了,烫了我一下,烟灰成了一个小尖,嗯,看起来真像那猫儿想我了。
猫儿也会这么想我吗?也会像个傻子一样盯着我看吗?
听上去一点都不像那猫儿会干的事情,可是我只想占据他的心,想让他笑是因为我,怒也是因为我。
那猫儿大概会把我当成霸道的流氓吧,可我只是太爱他。
展耀又动了,我看见那猫儿收起了手机,放下交叠的长腿,扣好西服站了起来,背对着我一步步走向门口,我的心脏随着他的步伐跳的像是在地震。
“叮。”我的手机随着展耀推开门的动作响了一声,我按亮屏幕,是一条新短信。

“白羽瞳,你还要离家出走到什么时候?我要吃糖醋排骨。”
发信人:展耀


感谢观看

评论(14)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