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ewise脸脸

墙头无数,开心就好
高老板是本命

【蔺靖】檀道(上)

两篇完结 HE

有私设 非原剧人物出现预警(一笔带过)

ooc属于我



1

“公子,金陵来报,宫里那位偶感风寒,昨日未曾上朝。”白衣的侍童走进佛堂向蔺晨行礼,“去金陵的马已经备好了,公子是立刻启程吗?”

“蔺二。”蔺晨一身白衣,手持红玛瑙佛珠,正盘膝坐在蒲团上,面前香案上供着佛祖金身塑像。

“公子。”侍童再次躬身,等着吩咐。

“父亲在时你便跟在我身边,一晃也这么多年了。”

“是。”蔺二垂手肃立,面前的公子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珠圆玉润,来去潇洒的人了。摘掉耳扣,束起长发,加之这些年蔺晨瘦了很多,如今这白色的衣袍穿起来已经有了几分老阁主的仙风道骨。说起道骨,琅琊阁历届阁主,自家公子倒是第一个礼佛的。

“先祖不曾信佛,我难道就信吗?”蔺晨仿佛知道身后站着的侍童心里想什么。

“我只是看公子这些年在佛堂呆的时间日益增多。”

“礼佛只为静心,这世上芸芸众生,佛祖哪里管的过来。”蔺晨从蒲团上站起来,掸掸衣摆上不存在的灰尘,手里仍旧捻着佛珠,说出的话确是大相径庭,“再说,难道我蔺晨已经沦落到需要佛祖帮忙的地步了?”

“不曾。”

蔺二低头回答的空,蔺晨已经运着轻功飘远了,通往山下的路上隐约传来他清亮的声音。

“我去金陵了。”


2

“陛下,”内侍端着香跨过重重门槛,递到了皇帝面前,“您要的檀香。”

萧景琰正坐在案前批奏折,挥了挥手让内侍点香。


“儿臣参见父皇。”

“你们两个来了,”萧景琰停了笔抬头,“这不知不觉已经这么晚了,还没睡?”

“父皇不也是生着病还批奏折到现在吗,”萧歆行了一礼,“请父皇安歇吧。”

“你们过来,”萧景琰把两个儿子招到面前,“歆儿,这些奏折你拿回去看看,先和庭生讨论过,明日晚些时候蔺阁主就应该到了,不懂的你再问问阁主。”

“是。”萧庭生就领了太子回房休息。

萧景琰安排好了儿子,拿起手边已经凉了的药,想了想,全倒进了殿中的花盆里。

批完奏折已是深夜,香炉上袅袅地悬着几缕烟,萧景琰伸出手往自己的方向扇了一点。

被和那人相似的味道所感染,萧景琰提笔想写些什么不能出口的话,凝神想了许久,纸上仍旧只有‘蔺晨’两字,字迹遒劲苍凉,一点都不像名字的主人。

拥有天下的帝王在烛火下又盯着那个名字看了许久,看到了许多自己无法拥抱的东西。看到那人的折扇,白衣,看到那人的长发,耳扣,看到那人冲自己笑。

最后他把纸折了几下,凑到香上烧了。


3

“蔺阁主。”十七岁的萧庭生带着萧歆向蔺晨行礼。

“你父皇怎么样?太医开的药方拿来我看看。”蔺晨草草回了礼就急着问萧景琰的病情。

“太医说父皇着了凉又操劳过度才会病倒,”萧歆把药方递给蔺晨,跟萧景琰有八分像的鹿眼看着蔺晨,“本宫还有一事有求于阁主。”

“你说,”蔺晨展开药方细细查看,一边抬头看了小太子一眼。

“父皇昨日睡前说,等阁主过来,若是朝政上有什么不懂的,尽可以问您。”萧歆冲着蔺晨一揖,“劳烦阁主看过父皇还要为本宫解惑。”

“无妨,”蔺晨仙风道骨的面具险些带不住,扶起小太子,吸了口气,转身进了内室,“我先去看看你父皇。”


“先生过来了,”萧景琰躺在龙床上,一见蔺晨进来,就自己撩起袖子方便对方给他把脉。

“陛下,”蔺晨也不见外,坐在床边就把手搭在了萧景琰手腕上。

“同先生说了多次不必那般称呼我,”病人好像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病情,“先生可有多加件衣服?金陵不比琅琊山,入秋了冷的厉害。”

“陛下……景琰你既然清楚金陵冷,为什么还会着凉得了风寒?”蔺晨诊完脉抄着手坐在床边,“皇后娘娘过世多年,陛下还是找个照顾您起居的人为好。”

因为风寒,萧景琰的眼角带了点红,此时又着了急,睁大了鹿眼一瞬不停的看着蔺晨,“是我自己没注意,先生多虑了。”

“太医开的方子很对症,按时吃药,很快会痊愈。”蔺晨被他看的坐立难安,收起袍袖起了身。

“先生现在就走吗?”萧景琰掀了被子就要下床,“我送先生。”

“嘶,”蔺晨回身紧走了两步,在萧景琰下地之前抓着胳膊把人按回了龙床,“我去找你教的好太子去,他说是有朝政上的事问我。”

“先生渊博是我远不能及的,”萧景琰顺着蔺晨的手躺回床上,趁着蔺晨给自己掖被角的时候从那人手腕上顺了一串红玛瑙的佛珠下来。

“左右这几日也没什么事,”蔺晨也不恼,带了一丝笑意看着萧景琰把佛珠戴在他自己手腕上,“等你病好了我再走便是。”


“蔺阁主,父皇的病要紧吗?”

蔺晨一出门就被等在外面的萧庭生和萧歆堵了个正着。

“没大碍,”哪怕蔺晨已经瘦出了仙风道骨,还是改不了抄袖子的习惯,整个人看着懒散了不少,“太子,是现在问,还是等我吃个饭再说?”

“我已经吩咐宫人备下晚餐,都是父皇嘱咐说您爱吃的。只是时间仓促,还没做好,请阁主先和太子前往书房吧。”萧庭生行了个礼就退到一旁。

“那就请阁主先移步。”于是萧歆就上前迎着蔺晨往前走,不忘回头招呼兄长,“皇兄一起来啊。”

萧庭生这才跟上两人一起往书房走去。


TBC


名字取自我很喜欢的一款香水 diptyque檀道

顺便分享一句这款香水的香评:只要这春夜未尽,我就永世爱你 


评论(3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