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ewise脸脸

墙头无数,开心就好
高老板是本命

【瞳耀衍生】原来是小奶狗呐(5)

沈浩然x高访

看上去日天日地的小狼狗一见到霸道总裁就秒奶

表面上精明强干的总裁大人一见到小孩就把人宠的上天入地

大概私设如山 ooc属于我


6

高访醒的时候觉得自己的头疼的要裂开,瞪着床头的台灯看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不是在自己家。刚翻了身想坐起来,腰上搭着的手就把他扣在了身后人的怀里。

“哥?”

虽然沈浩然刚成年,虽然自己也算万花丛中过,虽然不想承认,但高访仍旧会沉溺在对方的声音里。

“起床了,”高访伸长胳膊把手从大一号的睡衣里露出来,拍了拍腰上的爪子,“我今天公司还有事呢,别闹。”

“那你晚上还过来吗?”沈浩然反手握住高访的手,翻了个身把人压在身下,“我去你家睡也行。”

“你先把打架的事交代清楚了再谈条件。”高访避过人就要下床。

“那哥你也得把昨晚的事说清楚了再走。”小狼狗哪能这就放人,按着高访一边肩膀又把人拽了回来,眼睛里闪亮亮的。

“听话,我今天真有事。”高访挣了一下没挣开,眼神飘忽,准备采取怀柔政策。

不到二十的小孩儿最不听劝,手上加了劲,又把高访往床上按了按。

“嘶。”

一听自家哥哥疼了,还不等高访说话,沈浩然就忙不迭的放开了人。

“别再闹了啊,”高访坐在床边撸了一把沈浩然的头发,其实哪是真的疼了,还不是不知道怎么回答昨晚的事。


高访在屋里溜达一圈没找着昨天的衣服,又回来问沈浩然。

“浩然,我昨天穿的衣服呢?”高访弯着腰拍了拍缩在被子里的人,平时看着浑身都是肌肉,蜷起来怎么看着这么小。

“洗手间。”小孩把脸埋在枕头里,闷着声答了一句 。

高访应了一声就转身往外走,没走两步就听着沈浩然从床上蹦下来,“嘭”的一声。

“还知道起床啊。”

“我怕你找不着,”沈浩然一阵风似的从高访身边跑过去,等高访走到洗手间门口的时候,他已经拎着西服走了出来,“我看是只能干洗的,没给你动。”

“好孩子,”高访拿了衣服准备回家,“谢谢你昨天照顾我啦。”

“我打架是因为他们说你,”沈浩然站在洗手间门口抓了抓头发,没敢抬头,“他们说你这么照顾我是为了我家公司什么的,我也没仔细听。”

“是我关心你的方式不太恰当,毕竟我以前也没养过孩子。”

“哥?!”沈浩然急了,瞪着高访,“你昨天不是说?!”

“不行!”高访站的很直,哪怕是穿着睡衣,刘海散在额头上,手里还乱七八糟的拎着衣服,可是很明显的和平时沈浩然见的哥哥不一样了,是在商场上杀伐果断的高总。

两个人对峙一会,沈浩然先转了头。

“你以前不是挺喜欢你们学校一个女孩子吗,去试试啊,跟同龄人在一起多好。”高访还是狠不下心凶小孩。

“我只想跟我喜欢的人在一起。”沈浩然没再看高访,进了别的屋子,“乐队要排练,我今天开始住校。”


“老高,你别喝了,”管惕想伸手把高访的杯子抢下来,“你这都第几瓶了,不能再喝了。”

“难得没人管我,你还不让我喝?!”高访拍开管惕的手。

“你让他喝,我看他喝多了才有几句真话。”占南弦在旁边插了一句。

“真的又不一定是对他好的,”高访拉着占南弦说,“我就是接送他几次,什么话都传出来了,要是真在一起了还不知道说的多难听。不到二十的孩子,我不能让他承受这些。”

“多难听你们俩也能一起面对了,”占南弦趁着高访愣在那,把他手里的酒杯顺了下来,“现在他可是自己一个人。”

“而且老高我觉得啊,他父母就关系不好,你这样把拒绝他会不会不太好啊。”管惕担心脸。


tbc


高总一开始只是在照顾孩子,后来不自觉喜欢上了也不敢说。沈校霸第一眼就喜欢,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纪,单纯的要命,喜欢就要说出来。

但高访总会踏出勇敢的一步,沈浩然也会为了爱人成长。

不要担心,一定是HE



感谢观看

评论(10)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