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ewise脸脸

墙头无数,开心就好
高老板是本命

【林秦】日日黄粱(1)

鬼差x判官

设定时间是现在,但是地府的鬼们还是古代的衣服和礼节

HE

ooc属于我


“林差使。”

“林差使。”

“何差使,王判官,”林涛怀里揣着生死薄,跨过判官殿高高的门槛,一边和路过的同事打招呼,一边大步流星的往最里面的办公室走。


“秦大人。”林涛轻手轻脚的关上隔间的门,拢了袍袖,规规矩矩得向书案后的人躬身行礼。

“林差使回来了。”伏案书写的秦明听到动静放下狼毫毛笔,站起身回了礼。

“是,”林涛从怀里掏出生死薄,递到秦明面前,“今天的案子不多。”

“好。”秦明抖了抖宽大的袖子,从里面伸出白皙的手接过生死薄,扉页龙飞凤舞的写着林涛的名字,旁边是自己规整的小楷,写的是自己的名字。

秦明是个判官,断善恶是非,判生死轮回。

林涛是个鬼差,负责从人间将已死之人的魂魄带回阴间,并将其这一世的所有经历交给判官评断。


‘其实林涛的资历早可以做判官了,大概是不喜欢判官一成不变的日子吧,’秦明翻着林涛今天带回来的生死薄,余光看到那鬼往一旁的木椅上一躺,‘毕竟是个喜怒随心的鬼呢。’


“林差使要是累了就先回去吧,我判完再叫林差使来签字。”

林涛快睡着的时候听到秦明在一旁叫他,腾得站了起来。

他本来是可以升判官的,可是去交申请的时候正好撞见了新一批判官上任,里面就有秦明。人间几十年加上鬼生几百年,林涛就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或鬼,当下升官的申请不交了,交了一份换合作对象的申请。

这几十年上面的人越来越多,地府工作量越来越大,出错率也成倍的往上涨,十殿阎罗一商量,采取了两人组的工作制度,一位判官配一位鬼差,共用一本生死薄,判完的案子两人核实后再签字上交,出了错也好找源头。

判官殿里的一眼就让林涛立马决定要和秦明一个组,这才有了他对秦明的办公室熟的像自己家,凳子坐的舒服的要睡着。


“没事,我等秦大人判完,”林涛打了个哈欠,往秦明面前凑了凑,“不着急。”

“那林差使自便。”秦明顶着通红的耳朵转头就走回了桌前,拿着毛笔接着断案。

林涛在上面跑了一晚上,也就逗逗秦明这点乐趣,又不敢玩过火了真把人惹急了,当下收了手乐颠颠的看着秦明红了的耳朵。

“林差使今日也去了城北?”

“嗯?”冷不丁听到秦明问他这个,林涛有点懵,不知道秦明意欲何为,摸着鼻子想了一会决定先卖惨,“是,就那个出车祸的大妈,自己闯红灯结果还骂骂咧咧一路,可累惨我了。”

“哦。”秦明没再说什么,手下笔都没停。

林涛坐在一边仔细回想了一下整个勾魂的过程,除了自己被摧残了一路外,实在没什么爆点可让秦明问这一句。


不大的屋子里只剩了秦明下笔的沙沙声,又过了一会,林涛看着煤炉上的水开了,就把壶拎过去给秦明泡茶。

林涛一手覆上壶的外壁,刚沸过的水很快降了温,他觉得温度差不多了就把水倒进了茶杯。

茶是林涛前两天刚从上面带回来的碧螺春,加了点自己做的炒米,又倒了水将杯子注到八分满,蜷曲的茶叶在水里慢慢舒展,散发出的清香里掺了点炒米的味道,一下子盈满了整间屋子。

“你尝尝。”林涛小心的把茶杯推到秦明手边,出声提醒。

秦明放下笔看了他一眼。

林涛恍然大悟的拿出一盒凤梨酥放到茶杯旁边,“昨天你说正宗的城北那家的。”

看着秦明心满意足的吃着点心喝着茶,林涛终于是灵光一现的明白了。

“秦大人,”林涛把茶杯推远怕洒在秦明身上,一手撑着桌子像是把人圈在怀里,“喜欢吃这点心?”


“林差使?”

“林差使?”

“林差使没事吧?”

路过的鬼差,判官们都奇奇怪怪的看着被自家判官赶出来,还能抱着生死薄乐得开怀的林涛。


TBC


感谢观看

评论(1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