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ewise脸脸

墙头无数,开心就好
高老板是本命

【林秦/瞳耀】一笑悬命(下)

250粉点梗

完结

ooc属于我



10

“展博士,这不是去警局的路吧。”秦明看着面前的死胡同皱了皱眉。

展耀抬头看了看,有点不好意思,刚想开口就听见胡同里传来了哭声。

“我下去看看。”秦明一边说着一边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我和你一起。”展耀也走下了车。


死胡同的尽头是一面两人高的砖墙,一位女孩靠墙坐着,哭声就是从她那发出的。

展耀也不知道自己指的路是在哪里,掏出手机给蒋翎发了定位,觉得这女孩孤身一人怕不是出什么事了。

这么一耽搁,秦明已经几步走到了胡同深处,女孩散着头发看不清长相,身上还穿着校服,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

“你好,我们是警察,请问有什么能帮你吗?”秦明走到了女孩面前,拿出警官证想递给女孩看。

“我好害怕,我好害怕啊,”女孩的声音带了一丝哭腔,委委屈屈还带着撒娇的语气。

秦明这才想起来是在香港,想回头叫展耀。他话还没出口就觉得手腕一痛,被女孩冰凉的手紧紧的箍住,秦明转过头来的时候正对上女孩素白的一张脸,啜泣半天的女孩在脸上却看不到一丝泪痕,正阴测测的勾起嘴角。

秦明想抽手后退却已经来不及了,那女孩手劲其大,像是经过长年训练一样。

正走到秦明身后的展耀也觉得不太对,这女孩身上的校服是几年前就淘汰的款式,现在没有正常上学的孩子会穿。

“秦明,咱们先走,我已经给SCI发定位了…”

“我第一次绑架人,超级害怕的啊!”女孩说的委屈,却暴起发力,站起身一下卡住了秦明的脖子。

“展博士,别挣扎了,”女孩,或者应该说女人歪过头看着展耀手里上膛的枪,“你打不中我的。”

展耀感到有力道从脑后袭来,接着就陷入了熟悉的黑暗。


展耀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住双手,坐在一个大概是工厂的地上,旁边是同样待遇的秦明。

“秦科长不用担心,白sir很快就会到的。”展耀觉得自己作为东道主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当前的状况,毕竟秦明估计是第一次。

“展博士放心,我相信林涛能处理好。”秦明没觉得什么,“倒是展博士,你的头怎么样?”

“没事,习惯了。”展耀很淡定,内部问题归内部问题,业务水平还是要肯定的,“我看还是羽瞳来的快一些。”

“林涛经验丰富。”

“小白地形熟悉。”

“林涛反应快。”

“耗子开车快。”


秦明觉得自己输在了对林涛名字太短上,考虑回去以后是不是应该让林涛改名字。


11

“秦科长,咱们打个赌怎么样?”展耀看了一眼穿着校服越走越近的女人。

“赌他们两个来之前咱们就能出去。”秦明被绑在背后的手中寒光一闪。


12

“警察!举起手来!你已经被包围了!”

白羽瞳和林涛解决了周围的小喽啰,举着枪踹开仓库大门看到的时候,秦明和展耀正其乐融融的站在一起唠嗑。


“我把她催眠了。”展耀冲着被捆成粽子的女人抬抬下巴。

“我带了手术刀。”秦明招招手把林涛叫过来。


白羽瞳哪还管自己是不是和展耀在冷战,赶紧跑过去检查展耀有没有伤着。

“我没事,”展耀推了推粘在身上的白羽瞳,“秦明他们还在呢。”

“都叫秦明了吗?!上午不还是秦科长!”

“白羽瞳你给我适可而止!昨天我同学来看我,结果你吃醋不给我做饭的事还没过去呢!”

“你看我脸上那一道还没好呢,猫儿?好猫儿?”白羽瞳拉着展耀让他看自己眼角几乎看不见的血痕。

“那还不是你昨晚非得,非得……”展耀说着说着就红了耳尖。

“非得什么呀,猫儿?”

“哼!你今天别进屋!”


“宝宝,你没事吧,吓死我了我跟你说!”那边林涛也扯着秦明上上下下看个不停。

“林涛,你改个名吧。”

林涛:???


13

无论以什么情节开始的故事,结局最完美的走向就是大家一起撸串。


“海鲜烧烤走起!今天不醉不归!”白羽瞳勾着林涛的肩膀,冲着正和秦明说话展耀一个wink,“再来几斤小龙虾!”

“手术刀刚刚用完了,能找你们法医借两把吗?”


end




正文无关,我的碎碎念

题目取自同名的日文歌《一笑懸命》。

在日语里,‘一生懸命’和‘一笑懸命’的拼写均为“いっしょうけんめい”,这里一语双关。

拼命生活的时候也不要忘了大笑呀。

“为什么而生?又为什么而活?”

“活下去就能找到答案。”

没什么困难是一顿火锅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加一顿烧烤!



感谢观看

评论(23)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