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ewise脸脸

墙头无数,开心就好
高老板是本命

【林秦】林队的外套

ooc属于我

林涛的外套有三种,秦明买的,秦明做的和秦明收藏的。
1
昨天在现场逮捕抢劫犯的时候,林涛被嫌疑人在后背划了一刀,不是很长,但比较深,行动不便在家休息。
“林涛,”下班的秦明拎着购物袋进了门,“你过来。”
“宝宝你回来了,”林涛从厨房探出头又很快缩了回去,手里拿着锅铲,腰上系着围裙,“你等一下,我这炒菜呢。”
秦明点点头,就进了卧室换衣服。

“宝宝,吃饭了,”林涛把最后一个菜端上桌,摘下围裙叫秦明。
秦明走进洗手间洗手,林涛抱着胳膊靠在门框上看他,见他洗完了,就伸手递过毛巾。
“你刚叫我怎么了。”
“没什么。”秦明把毛巾搭在架子上,要往餐厅走,刚抬脚就被林涛搂着腰拦了回来。
秦明也没挣,摸了摸林涛的后背,“你昨天在现场受的伤好了?”
“犯罪分子太可恶了,不仅破坏社会治安,还破坏我个人感情问题。”林涛在秦明的颈窝蹭了又蹭。
“你我的感情没问题,”秦明摸了摸林涛支棱着的头毛,“别闹了,小心伤口。”
林涛听了这话马上笑逐言开地拉着秦明去了餐厅。

吃过晚饭,林涛趴在床上让秦明帮他换药。
“老秦,我昨天穿的衣服你是不是扔了。”
“划破了没法补,还沾了血,留着干什么。”秦明专心手上的活,随口回答林涛。
“唉,我可喜欢那件外套了,”林涛撇撇嘴,“可惜了。”
秦明换好药,拍拍林涛的肩膀,“起来吧。”

后来在家休满三天的林涛在换衣服准备上班的时候,在衣橱里看到了和他刚被扔掉的那件一摸一样的外套,标签还没拆。
“宝宝,你给我买的!”林涛拎着外套蹦蹦哒哒地跑出卧室,去问站在玄关正要出门的秦明。
“抓紧时间,今天有例会。”秦明耳朵一红,没回答,拿上车钥匙出了门。
“你那天回来叫我是不是因为这事,”林涛穿上新外套,大步去追秦明,“哎呀,老秦,你别走那么快。”

车刚刚在警局门口停稳,穿着新外套的林涛就拉开了车门,迫不及待的准备喂给大宝新一天的狗粮。
“林涛。”
听到秦明叫他,林涛又立马缩了回来,“怎么了…”
话还没问完,秦明就靠了过来,手伸向他的脖颈。
“宝宝,这是在警局门口…”林涛整个人都僵住了,盯着秦明越来越近的嘴唇,“你你你……”
“嗯?”秦明翻过林涛的领子,拽下了什么东西,没等林涛话说完就坐回了驾驶座。
“没事,没事,”林涛看着秦明手里的标签呼噜了一把头发,一溜烟地蹿下了车,“那什么,老秦,我进去了哈,中午吃饭见。”
“今天全局例会,所有主任,队长都参加,林涛不去了?”秦明有点怀疑爱人的智商。
2
秦明很少给林涛做衣服。
最开始的时候做过一些,林涛出现场的时候时不时会弄破,偶尔也会因为林涛受伤沾上血。
无论是破的,还是染了血没法穿的,林涛都会洗好收起来。后来搬家的时候秦明看见了,把能补的补好,剩下的说扔,林涛愣是拦着不让。
秦明也就不怎么给林涛做衣服了,不想给他增加负担,也是不想看自己做的衣服染上爱人的血。

有一年林涛过生日,硬是缠着秦明给他做了件西服,说是正式场合穿。
秦明就找了一块跟自己一套西服一样的料子,给林涛做了件正装外套。做了挺久的,光是尺寸就反反复复量了好几次。

有一次大宝叫破了料子的事,林涛和秦明看了对方一眼,秦明很难得的勾着嘴角笑了一下。
3
俩人刚工作那会,林涛租的房子离警局比秦明家远,有时候忙着案子没空回去,就在秦明那凑活一晚上,还能顺便讨论案情。

那年秋天碰上了棘手的案子,刑警队和法医科连轴转了三天,终于能回家睡个囫囵觉了,林涛就跟着秦明回了家,准备蹭一晚的沙发。
“老秦,你别喝咖啡了,喝点热乎的,”秦明正坐在沙发上看案情资料,林涛走过来把他手里的杯子拿走,递上刚热好的牛奶,往他旁边一摊。
秦明小口喝着牛奶,眼睛没离开案件资料。等牛奶喝完了,秦明站起身想去洗杯子,看见林涛半闭着眼已经快睡着了。
“去洗澡,”秦明于是伸手推了推林涛,“换好衣服再睡觉。”
“成,那我先去洗澡,浴室暖和了你再进来。”林涛揉着眼睛站起身,熟门熟路的从秦明衣柜里拿出自己的睡衣,走进了浴室。

“老秦,你来洗吧,趁着浴室暖和……”林涛停下了擦头发的手,看着在沙发上睡熟了的秦明,他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拿过旁边自己的外套盖在了秦明身上。
林涛在他身边蹲下来,抽走了秦明手中的资料。过了一会见秦明没反应,知道是睡得熟了,就大着胆子把自己的手覆在了秦明冰凉的手上。
林涛自下而上的盯着秦明的脸,怕他被惊醒时自己来不及收回手。可是看着看着,林涛就跑了题,满脑子想着这人怎么这么好看,额头好看,睫毛好看,鼻子上的痣也好看,嘴唇看起来很好亲。
等秦明的手暖和过来了,林涛狠狠心收回手站了起来,想跺一跺蹲麻了的腿,又因为怕把秦明吵醒而作罢。林涛轻手轻脚地拉上窗帘,转身回了警察局,准备在值班室睡一晚。

秦明觉得很久没有睡得这么好了,入秋以来睡觉一直不安稳,总是被雨惊醒。睁开眼睛,屋里遮光的窗帘被人拉上了,有几簇阳光从窗帘和地板的缝隙里钻进来,看着大概是七点左右的样子。
秦明用手扶着睡僵的脖子转了转,接着就闻见了很淡的烟草味,是林涛常抽的烟的味道,一低头,看见了身上的外套。秦明缓缓的收紧了胳膊,把那外套拢在怀里。
过了很久,秦明起身洗澡换衣服,准备去警局继续还没破的案子。出门前,从沙发上拿了林涛的外套想还给他,掏出钥匙准备锁门时又改了主意。

一直到他们住在一起,搬家收拾屋子的时候,林涛发现了被珍而重之的挂在衣柜里的,一直想不起来丢在哪的外套。




感谢观看

评论(17)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