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ewise脸脸

墙头无数,开心就好
高老板是本命

【林秦】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涯(上)

设定法医秦明1
灵感来源于 JUSF周存 的歌 歌名同题目
大概就是一个两人互相暗恋时发生的案子
HE 请放心食用
ooc属于我 角色属于他们彼此

“林队,新案子,郊区碧溪山上发现尸体!”
林涛呼的从床上坐起来,肩膀夹着手机,一手抓过床头的衣服奔向洗手间,“好,你先带着人过去,我和秦明直接去现场。”
“老秦,你起床了没,碧溪山发现尸体,”林涛脸上扣着飞行员墨镜,一边打电话一边转过方向盘,博越漂亮的甩尾,在五点空旷的路上疾驰。
“我已经出门了,你通知李大宝,现场见,”秦明拎着西服坐进凯迪拉克,挂掉电话顺手扔在副驾,关掉警笛,只余车顶红蓝的警灯不停闪烁,向郊区驶去。
“自己的徒弟还要我通知,”林涛微微一笑吐槽秦明,一边任劳任怨的打通了李大宝的电话。

碧溪山
“林队,这一片都是野山,深山老林的平时也没人来。”小黑把山区地图递给林涛,“今年收成不好,附近的村民就想着往山上走走,采点蘑菇什么的卖钱,这才发现的尸体。”
“尸体是在树洞里发现的?”林涛接过地图。
“是,村民在树下边找蘑菇,闻到尸臭,一抬头就看见了尸体。”
“先把报案的村民带回市局,做好笔录,细致点,问问这附近几个村庄最近有没有生人来过,”林涛指着市区连接郊区的几条路,“去这几条路附近的村庄询问能通到这附近的土路。”
“明白。”小黑领了任务去办了。
林涛走到发现尸体的树下,参天古木,尽两米的地方有个不太大的树洞,尸体已经被搬出来,秦明正在做初步尸检。
“老秦,有发现吗?”林涛在秦明身边蹲下。
“初步断定他杀,致命伤在脖颈处,一刀致命,凶器很有特点。”李大宝率先开了口。
“应该是尼泊尔弯刀一类的刀具。”秦明摘下医用手套递给林涛,挥手让大宝搬运尸体。
“狗腿刀?这一类刀不一般是军用?”林涛站起来将手套扔进废物袋,示意秦明往山下走,“凶手是从军队退役的?”
“得带回市局做详细尸检,”秦明点点头,“你要尽快找到尸源。”
“我明白,”林涛听着秦明声音带喘,知道这人平时不运动,爬上山又一通忙活体力估计是跟不上了。
林涛一伸手搭在秦明肩膀上,“我背你啊。”
“不用。”秦明还想着案子,头也不抬的拿掉了林涛的手,接着往山下走了。
“唉,”林涛留在原地叹了口气,搓了搓脸才抬步去追秦明。

龙番市警局,法医室
大宝在清洗尸检用的器具,哗哗的水声里,秦明坐在桌旁吃着下山后林涛塞给他的苹果,一边翻看着尸体的伤口照片。
“老秦,”林涛推门进来。
“涛涛,我正要去找你。”大宝擦着手说道。
“有线索了?”林涛走到桌旁,“能确定死亡时间了吗?”
“死亡时间是三到五天前,推测凶手是从背后一手勒住这人肩膀,一手用刀杀死他的,”秦明把吃了一半的苹果扔给林涛,“死者四十岁左右,常年吸毒。”
“吸毒,”林涛摩挲着手里的苹果,“贩毒团伙杀人灭口?我这就去查。”
“去交警大队调取查刚刚划定的可疑路线前一周的监控,驾驶员体型壮实的重点查看,没有监控的去现场查看有没有车轮的痕迹,主要是三到五天前。”林涛一步两级台阶的从二楼下来,一路吩咐队员,走进了刑警室。
“明白。”屋内的刑警领了任务,风风火火的出了门。
林涛啃了两口手里的半个苹果,想了想,掏出手机打给了缉毒大队队长,“哎,方队,是我,林涛,想问问最近有什么贩毒头子失踪吗?”

“黄方,贩毒头子,生意不太大,按着小喽啰的说法是上头有人,”林涛把资料夹摊在秦明的桌子上,上面的照片正是死者,“两次逮住都有人保了他出去,四天前失踪。”
“这人体内的毒品纯度较高,应该不是小作坊自己制的毒,”秦明站了起来,“这人有固定住址吗?得去验证一下。”
“我这就去,”林涛一边说一边已经出了门。
“小心。”秦明跟着在身后说了一句。
“老秦,你还是关心我。”刚出了门的人又冒了个头,咧嘴一笑,“放心吧!”

“林队,监控有发现,四天前二十三点有一辆五菱宏光的驾驶员看着块头挺大,戴口罩帽子,没拍到脸,反侦察意识很强。”
“有拍到车牌吗?”林涛刚刚从黄方住处往警局赶,带着蓝牙耳机在开车。
“没有,车牌被遮住了,连这个人都只有一个侧影,这是十字路口的监控,接着这车就拐上了土路。”
“小黑你带几个人去查那条土路的车轮印记,再找几个人继续接着看那一天的录像,主要查出城和回城的路口。”
林涛挂断了小黑的电话,接着打给了秦明,电话很快被接了起来。
“我是秦明。”
“老秦,你的猜想是对的,没找到制毒工具,找到个账本,这人确实长期购买毒品,再加价卖出去,就是个二倒贩子。”
“好,尽快回来,小心开车。”秦明接着挂断了电话。
林涛有点烦躁的扯下了耳机扔到副驾,一脚油门往警局开去。

林涛回到警局没来的及和秦明碰头,就被缉毒大队的方队长拦住了。
“小林,这是前两次黄方被抓的案卷,”方队长刚四十岁,脸上沟壑分明,看着古板又严肃,“你拉两个人,让我的线人带你们去把他的下线揪出来。”
“好,”林涛接过案卷,冲着刑警施挥挥手,“你们几个跟我来,去抓人。”
屋里的刑警应声而动,跟着林涛奔出了警局大门。

“林涛,我是秦明,你在哪?”
“老秦啊,我这抓人去,方队找到了那个毒贩子的下线。”林涛还没到现场,却意外接到了秦明的电话,这才想起来刚回警局忘了和秦明说。
“好,小心。”
“林队,咱们到了,那个平房里就是黄方的下线。”线人隔着车窗指给林涛看。
“好,我带两个人从正门进,你们两个去后面,防止这人翻窗,留一个在车上待命。”
“是”
林涛正要收手机下车,结果手机还在通话中,本以为按着秦明的个性,话说完就会挂电话,林涛就没管。
“老秦?”
“小心。”秦明冷静的声音又重复了一遍。
“好。”林涛这才反应过来是刚刚自己没回他的话,带着笑回他,“你放心吧。”
林涛看着秦明挂断电话,收起手机,“行动。”

“警官,刚刚是你们林队老婆?”线人也是做了好几年了,见这次行动没什么危险,跟开车的刑察聊起了八卦。
“我们林队没媳妇啊,刚刚?刚刚是秦科长吧。”刑警的语气里也带了点疑惑。

林涛带了吸毒的买主回了警局,那人本来就不是什么硬骨头,被林涛审了几个小时就吐了口,说出了平时取毒品的歌厅。
林涛自然连夜带人去查,一边打电话给小黑去调取歌厅附近的监控录像。
林涛路过法医室的时候见还亮着灯,就推门走了进去。
“老秦?怎么还没回去。”
“那人交代了?”秦明合起面前的尸检报告。
“是啊,交代了个歌厅,”林涛瘫在秦明对面的椅子里,“这就准备去查一下。”
“如果黄方都是从大毒贩手里购买高纯度毒品,那平时是谁给他送货?”
“送货的人隶属于大毒贩,熟悉黄方的情况,也就有可能是凶手。我已经让小黑去查歌厅附近的监控了。”林涛站起来,走到秦明身边,拉着秦明胳膊让他站起来,“你呢,就回家睡一觉,明早就有结果了。”
秦明拿下林涛的手,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就走出了法医室的门。
林涛摸摸鼻子,觉得刚刚那一瞬间秦明洞悉了自己的心思。
“你还不走?”秦明拿着钥匙从门口看着林涛,“我要锁门了。”
“哎哎哎,来了来了,”林涛摸摸鼻子走出了门。

林涛只从歌厅查了几小袋高纯度的毒品,警车在深夜的路上疾驰。
“林队,我在那歌厅以前的监控里看到了和疑似凶手体型很像的人,对比视频已经发给秦科长了。”小黑打来的电话像是给了疲惫的众人一剂强心剂。
一行人回到警局已经是深夜,叫队员先去值班室休息,林涛在桌前狠狠的撸了一把头发,抓起手机决定再去审一遍下午抓回来的吸毒买主。
林涛走在去审讯室长长的走廊,白炽灯发出的光映着警局刷白的墙壁,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来。

天降破晓的时候被叫回警局加班的秦明走下了二楼,径直去了刑警室。

“林涛,我对比了小黑发给我的视频,确定是同一个人。”

“老秦,凶手已经抓到了,这案子到此为止。”林涛熬了一晚上,眼底一片青黑,红血丝布满眼白,头发被他自己抓得向着四方支棱着,“昨天那个吸毒的我已经送去戒毒所了。”

“凶手抓住了?审出什么了?他的上线呢?贩毒的那条线不往下查了?”秦明把文件夹扔在林涛桌子上,脱口而出一连串质问。

“秦明,凶手自杀了,尸体和凶器正在送过来。上面的意思是就这样结案。”林涛声音有一点哑,“就是毒贩分赃不均,起了冲突,杀人抛尸。”

警校毕业后这几年林涛很少叫自己全名,秦明狠狠的愣了一下,硬生生压下了怒气。

“林涛,林队长,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秦明恢复了平时的冷静,一句问句用的却是陈述的语气,就像出口的那一刻秦明就已经知道了回答。

“我很清楚,你别管这案子了。”林涛低下头,避开了秦明的视线。

“林涛,”秦明伸手收起了自己刚刚扔出的文件夹,看着林涛的发旋,“你确定这件案子你要这么做是吗?”

“秦明,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林涛紧紧的盯着秦明剪裁流畅针脚细密的衣摆,肩膀上的肌肉透过衬衣显出绷紧的线条,双手交叉放在深色的桌面上,在白炽灯的灯光下只有指尖透出一点点红。

“好。”秦明利落的转身离开了刑警室。

林涛看着那一截衣摆因为主人转身太快而扬起,随着皮鞋哒哒敲击木地板的声音离开了自己的视线。

白炽灯因为发亮时间过长而散发出的热度吸引来了小飞虫。
林涛站起身,走到窗前,凝视着远处挣扎着想要破云而出的太阳,从兜里摸出私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事情了了。”
“那真是麻烦大少爷了,”对面传来处理过的电子音。
林涛把挂断电话的手机放回兜里,拿过队里人落下的烟点了起来。刚抽了一口就咳了起来,想起刚进警队的时候,秦明看他熬夜抽烟太凶,硬是逼着他戒了,可是当年那个闻见他身上沾上点烟味都要搬出长篇大论批评他的人被自己亲手逼走了。

TBC


感谢观看

评论(7)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