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ewise脸脸

墙头无数,开心就好
高老板是本命

【林秦】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涯(中)

接上一篇
一个双向暗恋期的案子

前篇在评论(求问大家怎么贴那种文章名字可以点进去的链接😭)


“涛涛?”大宝从刑警室冒了头,“你找我?”
“嗯,”林涛站起来,和李大宝站在走廊的窗口前,点了根烟,“老秦怎么样?”
“我就说你俩吵架了,老秦已经阴着脸坐那一上午了,看啥都跟盯着尸体似的。”大宝挥手扇了扇烟雾,“嚯,你这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案子线索断了?”
“凶手找到了,畏罪自杀,已经结案了,”林涛把烟拿远却没掐灭,“你去食堂的时候记得给老秦带份饭。”
“成,”大宝转身要去食堂,走了两步,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哎,涛涛,不是说背后还有大毒枭吗,不查了?”
“结案了。”林涛没再说什么,抬步越过李大宝回了刑警室。

“老秦,吃饭了,这可是林涛特意嘱咐我买给你的,”李大宝拎着饭回了法医室,环顾一圈却没看见人,“老秦?”

秦明坐在车里拿出手机,翻出了一封邮件。
“警局有我们的内线,明天一早就会结案。”后面附了一个电话。
秦明握着手机的手指尖发白,另一只手用力捏了捏眉心,作出结案决定的是林涛,还是警局的高层?为什么对方的嗅觉这么灵敏,刚刚有了眉目就被切断了线索。是不是应该去进行通讯定位?有谁能信有谁不能信?秦明不相信认识多年的搭档会叛变,无论是长久以来的默契,还是自己隐秘的心思,他都不相信那个人会是林涛。那如果像林涛所说,这事是“上面”决定的,那这件事只能自己去查。
秦明犹豫了再犹豫,最后还是拨通了电话。
“嘟,嘟,嘟,”电话响了三声后被接起,对面传来电子音,“秦明?”
“是。”
“想查明白,来城南的春柳春歌厅。”
对面没等秦明做出反应,接着挂断了电话。
秦明拿出墨镜扣在脸上,一路往城南开去。

春柳春歌厅不难找,秦明把车停在隔了一条巷子的路边,从杂物箱里翻出以前林涛给他的蝴蝶刀,又把位置设置了延时发送发给大宝,整了整袖口,把手机扔在车里,向春柳春走去。

同一时刻,林涛抓起桌上的车钥匙和墨镜奔出警局,还没灭屏的手机上显示着刚刚收到的短信。
“大少爷,新任务,城南春柳春歌厅。”

春柳春歌厅建在城南的红灯区,从外面看上去是不伦不类的欧洲风格,五彩斑斓的霓虹灯拼出春柳春的字样,凸显着主人恶俗但有钱的品味。
“您好,欢迎光临,”
林涛刚一进门就有侍者迎上来,“我找你们...”
“你好,我是这的经理,”一个穿西装的青年男子走上来,握住了林涛的手,凑近林涛耳边,低声说,“大少爷,这边。”

林涛跟着经理走上了二楼,昏暗的走廊上闪着各色的灯,两旁的包厢门不时开合,透出震天动地的歌声。
“你们这都不搜身啊,”林涛一手插兜,跟经理攀谈,一边状似无意的扫过包厢门上的小窗口。
“您是老板信任的人,不需要搜身。”经理客气到,看到林涛的眼神,“这些就是些来唱歌的客人,大少爷不必担心。”
“哦?就没有我认识的?”
“说不定有您抓过的。”经理避过林涛话锋,微微一笑。
走过拐角,一道单向玻璃门出现在两人面前,看不清门里的情况,经理拿出一张卡在门旁的身份验证机器上刷过,门缓缓打开,显示出里面方形的空间,除了林涛走过来的走廊,剩余三面各有一个包厢。
“老板在二号房内等您。”经理用手示意正对林涛的房门,微微躬身,转身离开了。
林涛跨过门槛,玻璃门在身后合拢,外面歌声几不可闻,透过门只能看到昏暗的转角,房顶上挂了巨大的水晶灯,整个空间亮如白昼。
林涛眯了眯眼适应突如其来的光线,抬步向着正对自己的二号房走过去,眼神警觉地扫过周围,装作犹豫地轻轻扣了两下挂在领口的墨镜。
隔了一条街的一辆面包车里,小黑接到消息,舒了一口气,向队友示意,“林队暂时安全。”

“林涛是你们的人?”秦明双腿交叠,西服扣子解开露出里面的马甲。他向后靠坐在包厢的沙发上,十指交叉放在腿上,姿势悠闲地仿佛他只是在叫大宝写尸检报告,但戒备严丝合缝的扣在他身上,使秦明整个人像一只蓄势待发的豹子。
“是的,代号大少爷。”
“嗤,”秦明觉得毒贩起代号的水平可以和韩剧模式的林涛一较高下,“那既然你们已经有了内应,找我干什么?”
“您可以决定人怎么死的,不是吗?”
“我凭什么要为了你们违背我的职业道德?”秦明放下交叠的腿,起身扣起西服,整理袖口,“告辞。”
“我们可以为你父亲洗刷冤屈。”
秦明倏地回过头,身后门上的小窗口透出水晶折射过的强光。

林涛仔细观察了没人跟踪,蹭的跳上车,反手关上了车门。
“林队,怎么样,他们找你干啥?”小黑忙不迭地问。
“是个小案子,前一阵缉毒大队逮了个小头目是他们的人,说是那人手上有关于他们贩毒的证据,让我找个由头把人放了,”林涛摸了摸嘴唇上的胡子,“我总感觉他们找我来不是为了这个,还是先联系方队,再审审那个小头目。”
“是,”小黑应了一声却没开车。
“怎么了?”
“林队,我刚刚看见秦科长的车了。”
“老秦?”林涛挑起眉毛,“你确定?”
“确定啊,虽然车牌挡住了,但是前几天我把秦科长车上蹭掉了一块漆,秦科长一直没修呢。”
林涛知道这事,还是他们去碧溪山前一天,当时他说帮秦明去修,还没来得及去就出了这个案子。
“先回警局。”

龙番市警局,刑警室
林涛整个人陷在椅子里,在春柳春的一幕幕在林涛眼前浮现。

鲜红的纸币封着白条,一沓一沓地堆在桌上。
“大少爷,这是你应得的,”男人穿着一身白色西装,西服外套被手下妥帖的拿在手里,领撑,领针,马甲,袖箍,袖扣,一应俱全,男人扶了扶金丝边的眼镜,“谁会跟钱过不去呢?”
“那是自然,”林涛勾起嘴角,痞气十足,“老板这次叫我过来,有事?”
“大少爷不想看看我的买卖吗?”男人微微一笑,“觉得怎么样?”
‘觉得你品味比我还差,’林涛腹诽一句,面上不显,“看出来我有的挣了。”
男人低头一笑,举起红酒杯晃了晃,“你好不好奇为什么给你这个代号?”
‘你也爱看韩剧?不对啊你这是宅斗剧,’林队的脑内小剧场在疯狂刷弹幕。
“因为我已经有了得力的大小姐,很多年了,”男人看上去满意极了,一口饮尽了酒杯里的酒,“希望你们合作愉快。”

林涛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做了重大决定一般,呼的站起来,风风火火的上了二楼。
“大宝,秦明呢?”法医室的大门被猛的推开。
“在解刨室,”大宝一脸莫名其妙,“怎么了?”
林涛从解刨室抓住了秦明,一路拖到了二楼尽头的洗手间。
林涛查看了每一个隔间,确认没人后一把抓着秦明的胳膊,进了隔间,把门卡死,接着把秦明推到了墙上,整个人覆了上来。
“你是卧底?”从在那个小窗口看到秦明开始,林涛所有压抑的疑问,困惑,不解,怒火全都压在这句话里,他的眼睛因为熬夜布满血丝,一瞬不停地盯着秦明的眼睛,好像要从那双总是波澜不惊的眼睛看进他的心底。
“你信?”秦明因为林涛的力道皱了皱眉头,又不想让这人放手,也就没再出声。两公分的身高差平时不太明显,此时此刻却让秦明觉得自己整个人窝在林涛怀里。
林涛一见这人皱眉就知道自己用劲大了,立马松开手,理了理被自己抓皱的衣服,却也没往后退,还是把秦明困在怀里。林涛微微低下头,犹豫了一下,把脸埋在了秦明肩膀。
“我不信,”林涛轻轻吸了一下鼻子,“那你信我吗?”
秦明不知所措的偏开头,伸出手想安慰林涛,举起手又不知道该落在哪,修长白皙的手从林涛的腰侧游离到肩膀,犹豫了又犹豫,放也不是,收起来又不知该怎么安慰怀里的人。
林涛等了一会,见秦明没说话,准备放过人,去专心对付那些毒贩子。林涛腰一动,还没撑起整个肩背,就感觉到秦明的手放在了他的肩膀。
“昨天我收到邮件,说警局内有他们的人,我只能自己去查,给李大宝发了定位,至于今天,他们说你是卧底,”秦明顿了顿,“说可以为我父亲平反。”
“秦明,”林涛拉过秦明放在肩上的手,一开口才发现自己嗓子哑的要命。
“我明白。”秦明没让林涛把话说完,只觉得被林涛握住的手变得滚烫,狭小的空间的气温好像骤然升高,手心都开始微微出汗。
“等这个案子结束,”林涛把秦明狠狠地揉进怀里,“就是咱俩得把戏演完。”
秦明无声地点了点头。


TBC


感谢观看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