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ewise脸脸

墙头无数,开心就好
高老板是本命

【林秦】冥府之路

ooc属于我



是你拆了那冥府,换了我周身天地,是你在路的尽头种满鲜花,带给我这世间最温暖的爱情。


林涛把秦明的一瓶香水打碎了。

透明的六角瓶碎了一地,辛辣的味道直冲鼻腔,瞬间填满了整个屋子。

“我去?!!”林涛正赶着去接下夜班的秦明,拎着外套愣在原地。

那瓶香水从林涛搬进来就在了,有大半瓶,一直放在洗漱台上,就是一直没见秦明用过。

林涛被呛的打喷嚏,心说这味道以前也没在秦明身上闻到过啊,应该没啥事吧。

心大的林队长打扫了犯罪现场,出门前又嗅了嗅,觉得这凛冽的味道和以前的秦明倒是很契合。


“老秦,给你带早饭啦!”

秦明一上车林涛就把三明治怼到他了眼前。

“今天不是煎饼果子了?”秦明伸手接过来,把自己的包递了过去。

“但是没有咖啡,”林涛把秦明的包放在后座,打开保温杯送到人嘴边,“豆浆,没加糖。”

“嗯,”秦明就着林涛的手喝了口豆浆,一手拿着三明治一手摊开了卷宗,“翻了几个老案子出来,还挺有意思的。”


“宝宝,你洗漱台上那瓶香水是不是挺久了?”车刚往家开了没多远林涛就憋不住了。

“嗯。”秦明头都没抬的在看卷宗,没仔细想林涛的话。

“给你换瓶新的吧?”林涛趁着红绿灯的间隙偷偷看了秦明一眼,装着不经意的语气,但疯狂敲方向盘的手指出卖了林队长。

“不用。”秦明终于觉得有点不对劲,抬头扫了一眼林涛戏很足的手指,“林涛…”

“我早上出门太着急给你打碎了。”林队长本着坦白从宽的态度想争取一个宽大处理。

“哦。”秦明没再说什么,又低下头接着看开了卷宗。

担惊受怕了半天的林队长愣在当场,直到后面的车开始按喇叭,才反应过来往前开。一直到把车在楼下停好,林涛还没想明白自家宝宝的‘哦’是什么意思。


两个人走进家里的时候,早上有些刺鼻的气味已经有了转变,屋子里溢满了木质的味道,混着一点乳香和百合,陈旧却带着点不易察觉的温柔。

林涛觉得自家男朋友挑的这瓶香水实在是不符合他的人设,腐朽得仿佛中世纪布满青苔的教堂,孤独的就像深山中的佛寺,缭绕着焚香的气息。

‘宝宝多可爱的一个人。’来自今天滤镜也超厚的林队长。


“不要再买这瓶香水了。”秦明把西服递给林涛。

林涛转身挂好衣服,却被秦明从背后环住了。

“很贵啊,没事,我这个月刚发的工资……”林涛握住腰间的手,捏了捏。

“不是,”秦明侧过头,靠在林涛的肩膀上,“因为我有你了。”


秦明说的不清不楚,林涛却不敢再问。

自己的的爱人自己最清楚,林涛总是能在秦明的只言片语里听出隐含的意味,是林涛最不想让他再提起的那些事。

那天过后林涛费了不少劲才查到那个瓶子,秦明大概是很久以前买的,久到那个牌子已经换了包装。幸亏只是瓶子换成了黑色,六角瓶的形状没变,这才让林涛找到了。

也亏得林涛天天见那个香水瓶子,这才能在各种法文的香水名字中准确的认出秦明的那瓶香水。

“冥府之路,”林涛攥着手机觉得心里被秦明填的满满的,“是因为你有我了,也就不觉得前路无望了是吗。”


“宝宝,”临下班的时候林涛把秦明堵在了法医科的办公室里,拦腰搂住了西服穿了一半的秦科长,“我给你买了新香水,激情炸弹,我一听这名字就觉得特符合咱俩!”


题目和文中出现的香水是阿蒂仙的冥府之路

结尾出现的是维果罗夫的激情炸弹


另:冥府之路是阿蒂仙公司本部所在的那条巴黎街道的名字,这款香水推出时间是在1999年,流传着世界末日即将到来的预言,人们的恐惧缔造了这款香水。

我觉得遇到林涛之前的秦明,也就是背负着父亲的死亡的秦明很适合,正邪,生死,一念之差而已。


感谢观看



评论(19)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