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ewise脸脸

墙头无数,开心就好
高老板是本命

【林秦】林队长和秦科长的吻

ooc属于我


1
“老秦呢?”林涛踩着夕阳快步走进警局,“我这有新线索。”
“这呢,涛涛,”大宝从楼上咚咚咚地跑下来,身后正是秦明,“你来的正好,我们这也有新发现,局长说一起开个会。”
“好,”林涛看着大宝一路跑进了会议室,落后几步搭上了秦明的肩膀,“老秦,晚上吃饭没?”
“不急,”秦明拿下林涛的爪子,步伐不变的往前走,“跟我说说你发现什么了。”
“那我带你去吃上次那个粥。”林涛赶在秦明说话前推开门,走进了会议室。

算盘打得啪啪响的林队最后并没喝成粥,在临时的小会上他们结合手上的线索确定了嫌疑人,抓人审讯一套下来就到了半夜。
林涛放了小黑他们回家休息,抬头一看法医室的灯还亮着,就蹑手蹑脚上了二楼。
因为案子刑警队连轴转,法医科也没能幸免,秦明连着熬了三天,正趴在桌子上睡着。桌上还摆着外卖盒子,是林涛在抓人的路上给秦明定的。
林涛轻轻的抚过秦明的手背,重复了几次,秦明迷迷糊糊醒了过来,眼睛只睁开了一线,趴在桌上没动,眯着眼睛看林涛。
“你回来了,”秦明刚醒,嗓子有点哑,“抓到人了?”
“咳,”林涛清清嗓子,站直了,“抓到了,都交代的差不多了。”
“嗯。”秦明听见案子结了,就准备闭上眼接着睡。
“你别在这睡,”林涛想把秦明拉起来,“我送你回家。”
秦明没出声,已经睡过去了。
林涛叉着腰在旁边盯着秦明,看了半天,秦明一点醒过来的意思都没有,再看看那人眼底一片青黑,更不舍得叫醒他。
林涛弯下腰,一手穿过秦明膝窝,一手揽过他肩膀,腰上用力把秦明整个人抱了起来。
秦明是真的累得狠了,这一番折腾也没醒,在林涛怀里自己找了个舒服的位置。
林涛抱着秦明走进休息室,把人放在床上,脱了鞋袜,拉过被子隔绝了秋天的凉意。把秦明安排好,林涛索性在盘腿坐在地上,趴在床边看着秦明净白的脸,林涛喜欢极了他鼻子上的痣,这个痣在林涛看来是冷着脸的秦明最可爱的地方。
秦明这三天熬下来,下巴显见地尖了起来,他睡的安稳,抿着嘴蹭了蹭被子。
林涛的目光随着秦明的动作向下,秦明的嘴唇平时里怼人的时候多,只有在说起感情问题的时候才偶尔抿一抿。
林涛看着看着,就想起刚刚秦明半眯着眼,哑着一把嗓子问他话。
林涛不受控制一般地凑近了秦明,忍了又忍,最后轻轻的印了一个吻在秦明唇角。秦明似乎有所感觉,微微侧了脸。
林涛整个人呼的退后,屏住了呼吸,眼睛也不敢眨。过了很久,看秦明没醒,才放下心,站起来跑到饮水机那接了杯水一口气喝完,回头看那人在一片月光里睡得熟,才走出了休息室。
2
龙番市警察局
“我们在犯罪现场发现了脚印……”
“尸检结果出来了。”秦明拿着文件夹走进刑警室,递给林涛,拉过林涛旁边的凳子坐下,双腿交叠,“接着说你们的发现。”
“是,”小黑接着刚刚的话说了下去。
“老秦,”林涛蹬了一下椅子,凑到秦明旁边,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个保温杯,塞到秦明手里,“天冷,给你泡的茶。”
林涛接着抬头认真听小黑介绍案情,余光里秦明白皙修长的十指因为天气冷的原因,骨节微微泛红,双手圈住了保温杯,林涛低头冲秦明笑了一下。
各方人员报告完了手上现有的情报,林涛站起来开始做总结并安排下一步任务。
秦明拧开保温杯,小口喝着热茶,雾气氤氲里看着林涛跟在自己面前迥然不同的一面。
“上面命令,48小时必须破案!”
“是!”
刑警们四散开来进行手头的新任务,林涛凑到秦明旁边,拿过已经空了的保温杯,“暖和点没?”
“嗯。”秦明点点头,把手揣进兜里。
“你回楼上待着吧,我这就得去现场。”林涛递过重新接满水的保温杯。

晚上九点,秦明一手拎着大衣,走下楼的时候看到刑警室还亮着灯。
刑警室里就剩了林涛一个,他仰面躺在椅子上,一只手拿着泡面,嘴里叼着叉子,睡的正熟,毫无形象。
早上林涛的那个笑容在这个时候得到了回应,秦明难得的勾起了嘴角。
秦明把大衣搭在空着的椅子上,轻手轻脚的拿过林涛手里的泡面桶放到桌上,抽出他嘴里的叉子,又拿了张纸擦掉那人嘴角的一点油渍。
秦明四周看了看,拿过衣架上林涛的外套,披在林涛身上,顺便撇撇嘴嫌弃了林涛的品味。
看着林涛已经被自己收拾妥当,秦明拿了大衣准备回家,关上了刑警室的灯。
一片黑暗中只有林涛桌上的台灯照出一小片亮光,秦明被那人呲牙咧嘴的睡姿逗笑,笑过了又心疼。早上这人挥斥方遒的样子和眼前的样子重合,秦明含着笑俯下身,轻轻的在林涛嘴角印下一吻。
3
“怎么了,宝宝?”林涛迷迷糊糊的在床上抓住秦明拍他的手。
“你睡觉不要动,”秦明被吵醒,没睡够,刘海炸了起来,伸出另一只手推林涛,“要么去睡沙发。”
“你睡觉什么时候这么轻了,”林涛在秦明头发上揉了一把,再把人按在自己怀里。
“我睡觉一直很轻。”秦明也没挣,伸出手指点着林涛胸膛。
“咱俩还没在一起的时候,有一次在局里你在桌上睡着了,我把你抱到休息室你都没醒,”林涛说完话,忽然觉得后背一凉,心虚的吞了口唾沫。
“你怎么知道我没醒?”秦明顶着一头乱毛,冷着一张脸,“去睡沙发。”

“宝宝,虽然我偷亲你不好,但是你也不能让我一直睡沙发啊,对不对?”林涛跟在秦明身后碎碎念,秦明面无表情的在解刨室走动,好像没看到身后的大型挂件,“暗恋嘛,肯定不止我干过偷亲这种事啊,哎,宝宝,你干过没有?”
“哼。”
林涛看着秦明刷的红透了的耳朵,陷入了思考。



感谢观看

评论(12)

热度(205)